那年夏天的小药丸

all铁,主盾铁,初心盾铁,本命盾铁,算了你就当我是盾铁吧(哭笑不得.jpg)

【盾铁】粘系大盾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新生文手,幼稚园文笔(跪)
☞旋转跳跃附带托马斯全旋式OOC(跪×2)
☞我爱他们一辈子,盾铁女孩永不死!

突然找到的一篇坑,六月底挖到,凉到这两天才想起来填,凑合着吧,好像和最开始想写的完全不一样了

_(:3」∠)_







初夏的清晨,空气微凉,高速公路上的车流们匆匆而过,一旁植被葱郁,稍带起伏的平原被田地所铺满,各种他叫不出名的作物肆意生长,红顶农舍会在猜不到的地方冒出个头来,打破绿海波涛。画面一转,有着巨大白色双翼的鸟儿们上下飞舞着落向河湾腹地,水流闪烁光斑静静流向眼不见的远方。

小Steve趴在车窗边,老旧的小轿车行驶在平坦的公路上依旧一颤一颤的颠人,他的母亲坐在前面副驾上陪着父亲。事实上,他的父亲前不久刚失去了工作。而现在他们一家却忙着迁去一个新的城市,是因为父亲无意中帮助了某位善良的富豪,从而获得一份新的工作,母亲是这样对他解释的。

车内飘着股莫名怪味使人反胃,眼前的景物连成一片流转。天气明朗,白云朵朵,小Steve托着腮,有些无精打采,毕竟要在一天后面对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那年,他七岁。







他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人。

棕色的卷发和漂亮的焦糖色大眼,站在对面那位眉眼温柔的女士身边,看上去很是温顺,但却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羁与倔强。

母亲带他走向前去,然后笑着与被称为“Mrs.Stark”的女士攀谈。

阳光洒在身上,那孩子浓密的睫毛扑朔将目光转向自己,柔软明亮,精致而圆润的脸上带着红晕,像极了父亲去年生日买给他的巧克力,微微融化弥漫着诱人香气。

这么好看的一定是女孩子,他如是想到。

“你就是Steve Rogers吧!”

青稚童声撞进Steve的耳膜,在他尚未反应前,一只软糯的手掌牵扯他向一旁跑去。

她迎着阳光,背影一跳一跳的,扑面而来的空气掺杂女孩身上淡淡香味,他有些恍惚了。大概有一个拐角的距离,女孩慢了下来,四下树影斑驳,光屑布满他们,像是阳光烧灼了脸颊,Steve的手心有些潮热。

“玛利亚让我带你看看这里,虽然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但是你要是不想走丢的话就跟紧我。”

那天他好像看了很多,蜻蜓、喷泉、黑天鹅还是别的什么已经不清晰了,所有景物都搅成一片,至今回忆起也仍是模糊。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记不清?

大抵是他找到了这辈子一定要娶到的人,其它都已不再重要。









“说过多少遍了!我是男生!男生!我们不能在一起!你是傻子吗Rogers!”

Tony的脸红彤彤的,在放学路上的男孩子们围成个圈,嬉笑着推搡打闹,时不时杵杵Tony的肩膀,撞撞自己的后背,被大家挤到一起后,Tony更是气得跳起脚,使劲推了去一把瘦弱的小个子后跑开。

跌坐在地的Steve爬起来拍拍衣角,看着Tony远去的背影将双手卷成喇叭状。

“Tony!我是不会放弃的!”

然后在在众人的目光中寻着Tony的方向追去。

Steve的固执与执着是天生的。

那年,他十岁,第五次向Tony告白。









也许是Steve频发的告白已经成了常态,当事人和围观者都不再未此惊奇,这样的日子还在继续,

拜Rogers夫妇的勤劳和诚恳,以及霍华德和玛利亚对Steve的喜爱所赐,父母们也很愿意将两个孩子的生活紧紧安排在一起,包括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前后座位,同一栋房子、同一个楼层、左右对门。

老管家微笑着将餐盘端到桌面,看着男孩们坐在一起,享受着完美一天的第一餐。

Tony低头摆弄刀叉专心消灭盘中的早餐,趁管家不注意时,将恶心的绿色蔬菜转移到对面餐盘去,他早就习惯了黏在自己身边的金发小个子,也学会了无视他无时不刻的花样告白,同时享受对方细致贴心的服务,反正说了也不会听,也就懒得拒绝与辩驳。

Steve痴笑着看向对方,一边帮Tony打掩护一边将几片生菜强行留在它的主人盘中,想着只要Tony不讨厌他,就还有的是时间去让对方回心转意。

他们眼中的世界仿佛可以就这样静止,永远维持下去。









Steve的父亲走的很突然。

那场意外就莫名发生结束带走几个生命,Steve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愿意告诉他,他见到的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悲哀而苦涩的笑。他不懂,真的不懂,躯壳里只剩下一昧的冲动,想去寻找什么却忘了追寻的方向,想跑开却拿不出逃离的借口。

他迷迷糊糊的参加了父亲的葬礼,没有哭,和母亲一样。Steve只是紧紧抓住Tony主动伸来的手。直到所以的人都散去,看着矮石碑上亲切的脸庞将花束放下,Tony给了他一个拥抱,他们的手也一直没有松开。

说到底他还是没有意识到已经发生了什么。

母亲辞去了她的工作,决定去另一个城市发展,所有和父亲相关的事物都被她打包,封存在布满尘灰的角落。如同父亲真的就这样消失了。Steve为此埋怨过她,到底也是学会理解她。毕竟这个坚强的女人要撑起自己还有整个家。

他也许会就此离开这个地方,和母亲开始一段新的故事。但事实恰恰相反,离开的只有母亲,深陷忙碌的她越来越少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更多Tony的身影。Steve不知为何留了下来,终日和Tony一起。

他需要一个人填补心中的缺口。

向光的天性驱使他本能靠近,还未消退的痛楚提醒他铭记失去的空虚。Steve小心翼翼牵住Tony的衣角,保证对方不会就这样消失,紧紧贴在那人身旁感受着温度的传递。黑暗中的梦醒时分,他惊慌的跑到Tony床边,带着满脸泪痕守到天亮。

这很过分,在Steve现在看来是这样的,好在那时没人介意这个,所有人都将这看作对一个刚失去父亲的孩子的一点补偿。Steve知道是自己太过肆意妄为,他也尝试着与恐惧抗争。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掌心传来的柔软温度会代替手中的布料;是泪水模糊视线时舒适的臂膀包裹;是每个地方清晨苏醒时,四周温暖的床铺以及身旁人安心的睡颜。那熟悉香气一次次充斥他,拉着记忆走回曾经久远的温柔乡。

Steve不记得浑浑噩噩的日子是在何时消散,当一切再次走向清明,他才找到迷失的方向。








十七岁那年,Steve生了场重病,他先天脆弱的体质如同他瘦小的身板一样。

忙碌的母亲终于腾出时间带着Steve去四处就医,于是转折就反生在短短一夜间,万万没想到他最终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Tony。甚至还没来得及去告个别,就又远走他乡。

请原谅Steve经不起病魔折腾,只是如此一别,就又是多年。









五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少了某人的陪伴日子终是索然无味,记忆中的这段时光充满了医院里的消毒水和大药片的味道,惨白的墙壁与灰蓝的病服是回忆的主色调。

造化弄人,谁能想的呢?如今,他又坐回Stark家的大宅里,以这个强健的新生,坐在他曾经生活了数不清个日月的餐桌前,面前Mr.Stark和Mrs.Stark还是那样温和,即使时间在那两张美妙的面孔上留下了岁月褶皱。

Tony长大了,棕发少年眼瞳依旧明亮,本是温润的脸颊更是多了一丝硬朗的气息,一如既往的完美而又多了些耐人寻味。也许是意识到Steve炙热的目光,Tony撇了他一眼,又满不在乎的看向别处,闪动着的焦糖色大眼故作倔强。Steve还是了解他,不管任何时候。

他拿出所有的喜悦微笑着。庆祝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Tony……”

“滚开!混蛋!”

被甩开的手火辣辣的刺痛,即使那力道并不重。Steve看着棕发少年远去的背影,心狠狠的抽动了一下。

他早已料到如此,可还是忍不住颤抖。

Tony一直躲着他。

Steve回想着这几天Tony对自己的抗拒,呕吐物扼住咽喉的感觉一如病床上的无数个夜晚。他的大脑有些昏昏沉沉,心脏窒息的厉害,仿佛被看不见的力抽成再也展不开的一小块,坚硬锋利可以划破内脏的尘埃。

随着眩晕感越来越强,树影那边派对的灯光开始模糊,Steve大口呼吸却生怕喉中蓄式已久的怪物喷发。空气救不了他,后脑撞击地面的痛感已经麻木,漆黑的夜空连月亮也消失了,Steve躺在这死寂的一片,又是使他恐惧的孤立无援。

还会有人来救他吗?也许有脚步声,在他陷入昏迷的前一刻,大脑已无法作出真切的判断。










惨白的光线让Steve感到不适,呼吸间的味道是他想也不用想的厌恶的熟悉。他摘下呼吸器,希望那些被抗拒的回忆只是一场梦,他迫切的想回到那人身边。

举手之间,臂旁柔软的触感使Steve一惊,是他想念的熟悉。此时他却吓的闭上了眼睛,害怕惊醒身处的梦境。

“Steve!”

真正被惊醒的另外一位却毫不在意的打破幻想,这就是现实。

少年抓住了惊醒自己的那只悬空的手掌,Steve知道他的男孩守了一夜,那人潮热的双手像一只打气筒,被在乎的充实像一只氢气球在Steve体内膨胀。

晨光下蓬松的卷发和那张精致脸,是他太多的念念不忘,Steve喜欢那眼中的关切,不喜欢他眼角的疲惫。到底怎样才能拒绝拥他入怀?突然甩在床面上颤抖的手被压住了手腕。Steve惊奇的对上少年微红的眼眶。

“你个混蛋!彻彻底底的大混蛋!”

“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为什么……”

Tony随着豆大的泪珠滚落,语调开始呜咽,泪水打在被面的声音响的惊人。Steve慌乱的想抱住对方的手再次被打开。

“你他妈用的是什么药!你个傻逼被当成小白鼠了都不知道吗!治疗还没结束你他妈怎么敢回来!医生都告诉我了!傻逼Rogers!智障!该死的!婊子操得!我他妈……”

Steve用不容拒绝的力度将Tony揽入怀中,少年挣扎着,然后两人相拥着哭做一团。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Steve在Tony耳边重复着,Tony的泪滴顺着自己肩颈滚落引得一阵酥麻,泪水也从Steve湛蓝色的眼瞳中滚出。他努力磨蹭着Tony的脖颈,就像Tony正在对自己的那样。少年们用尽所有力气斯磨拥抱,仿佛想把两人揉为一体,把对方装进自己的胸膛。

Steve舌后的苦涩在Tony唇舌挤进的一刹那化为焦糖的甜腻,软糯的质感他恋慕久已,他含住一切可以吸吮的东西下咽,直到两人都开始眩晕,他才恋恋不舍离开无数次臆想过的唇。

他们抚摸着彼此的脸颊,额头抵触的一瞬间将对方的红肿的眼瞳烙进心底,曾经沉寂的所有五味杂陈通通裸露,充盈于空气间、于呼吸间、于晨光间。

如果时间能够静止,那么此刻便是永恒。

“我真是受够你了,混蛋。”

“我也永远爱你,Tony。”









end.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