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的小药丸

all铁,主盾铁,初心盾铁,本命盾铁,算了你就当我是盾铁吧(哭笑不得.jpg)

【盾铁】纽约不太热

☞CP:盾铁
☞旋转跳跃附带托马斯全旋式OOC(跪×1)
☞逗比是我,他们属于漫威(跪×2)
☞我爱他们一辈子,盾铁女孩永不死!(突然站起!)

罗大盾生日快乐(/≧▽≦)/~
迟到了的生贺,哎嘿嘿~

————————————————————————
————————我是快乐的分割线————————
————————————— ——————————

1、

转眼间,阳光卷着热浪侵袭城市,掺杂着沙滩荷尔蒙的夏季就这样悄悄降临纽约。

史蒂夫最近有个烦恼,就是托尼不许他靠近了,甚至接近辐射距离少于2英尺都会被直接推出去,别说做羞羞的事,托尼连床都不让他上。

凌晨一点的史蒂夫躺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盯着客厅天花板,没有托尼抱他好难睡着,史蒂夫委屈的使劲圈了圈身旁托尼为表歉意送的“超仿真1:1托尼·斯塔克等身抱枕”,柔软的抱枕被瞬间弄得皱皱巴巴,丑得不行。

没有味道,没有温度,一点也不舒服,一点也不可爱,一点也不像托尼!史蒂夫想哭。

在冬季时,怕冷的托尼总会主动往自己身上扑,超级士兵的高温体质成为最好的小暖炉。睡觉时托尼会抱着自己,电影之夜时会直接坐到自己怀里,偷偷外出约会时还会趁他不注意钻到自己大衣里。

如今美好的拥抱季已经过去了,夏季来了。虽然JARVIS的超级温控系统可以有效隔绝大厦和钢铁侠盔甲里高温,但这炎炎夏日仿佛是直接钻到托尼心里去了,自己外出奔波好几天,回家不仅连一个安慰的拥抱都没有,还要接受对方的白眼,一副“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的表情,那天史蒂夫还以为他们就这样结束了,当场吓出眼泪不说就差点跪盾牌抱大腿哭喊“托尼再爱我一次”。

如果只是体温的话,托尼倒还不至于不让他进屋,这点原因史蒂夫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可能是那时他把托尼解释的“You're too hot.”理解错误,就地强了一波的结果吧。


2、

秉承美国队长从不认输的性质,一夜的思想斗争下,史蒂夫决定先去找解决的方法。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爬了起来,先蔫不唧的到卧室给还没睡醒的托尼献上一枚香香的早安吻。再强忍着抱一个的欲望开始了他的秘密行动。

至于先从哪里入手,史蒂夫还没什么想法,

“JARVIS?”

“为您服务,Mr.Rogers。”

“那个,你能帮我搜索一下降低体温的方法吗?”

“My pleasure,请稍等。”

“谢谢”

“您的搜索结果,约12万6千条,默认按照可信度排列,已过滤无用信息。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虚拟光屏迅速在史蒂夫面前形成,饱含希望的文字如圣经降世般闪着金光,入目前几行,也就是可信度最高的——

【1、高于正常体温,低于100.4华氏度,吃退烧药】

【2、高于100.4华氏度,低于113华氏度,去医院】

【3、高于113华氏度,烧香拜佛,准备后事】

“……”(黑人问号. jpg)

我待圣经如初恋,圣经待我如💩……

史蒂夫无奈手动去掉所有发烧降温的方法,重新放眼。

【1、打开空调。】pass

……

【78、避暑圣地】pass

…………

【247、心静自然凉】pass

………………

看来看去,都是些普通人的降温方式。

【364、用酒精涂抹血管密集处】pa……看原理好像比之前的靠谱。

史蒂夫刚想去找药物箱,却被告知大厦内所有药物箱都被Nat以工作原因借走。所以史蒂夫顺手拿了瓶托尼的红酒,想着效果应该差不多吧。

史蒂夫叼着体温计,直到红酒晾干上面的数字也没什么变化,还搞得全身黏糊糊。像是从杀人现场出来。

啧,网上都是骗人的,我要去洗澡。


3、

“嗨~Cap,上午吼……”

Clint打着哈欠一头栽进沙发,神奇的从沙发缝里摸出一桶小甜饼。

“等等,谁喝酒了,好大的味……哦!Cap你的脸……手,还有脚,怎么回事?”

“Clint,我没什么,只是想试试酒精能不能降低体温。”

“所以你用的是红酒?”

Clint嫌弃离远了些。

“你发烧了?或者体温影响到你和铁罐的性福生活?……等等!哦!我知道了,超级士兵的超级体温!”

史蒂夫决定不去理满脸幸灾乐祸的鹰眼侠,但还没站起来就又被摁回去。

“你别走啊!我有办法!”

看着桌面堆积如山的冰淇淋,史蒂夫眉头皱成了麻花。

“Cap,吃,作为消暑利器肯定是有它的理由,既然要降温一定要从内而外嘛,”

你分明是自己想吃,我要洗澡。史蒂夫刚走两步就听Clint小声嘀咕。

“铁罐天天趁你不在时偷吃,是你控制量的三倍,三倍哦~”

“哦…这样啊……”


“呼——天呐,Cap你当吃饭啊,20多盒,一眨眼。吃的比我多多了。”

“JARVIS,停止大厦冰淇淋供应,最高权限。”

“嘿,那我呢?”

“外面吃完再回来。”

“这不公平!……喂!你别走啊,”


4、

“队长,后边,我的实验记录,递给我。”

“哦,给。”

布鲁斯接过材料,又投入实验数据的水深火热中,史蒂夫也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听见自己的求助。

“所以你有办法吗?”

“我暂时没有,那边有一些我以前的研究成果,队长你看看有没有用的上的吧,不懂得问JARVIS,我现在有点忙。”

“好吧,谢谢。”

布鲁斯自始至终就没抬起过头,看样子应该几天没睡,估计要不是自己拦着,托尼也会一起吧。

史蒂夫找JARVIS要了一份名单,很遗憾,布鲁斯并没有可以帮得上忙的发明,在离开路过他的休息室时,史蒂夫被一个满是带铜环格子的大柜子吸引住目光,一股干燥植物味飘了出来。

“这是什么?”

史蒂夫从一个小格子里拿出一片像干草的东西。

“是草药,根据中医学研究,这些草药有一定医用价值,Dr.Banner最近在用这些调养身心,比如说您手中的草药属凉性,有清热败火的疗效。”

“嗯……清热,能降低体温吗?”

“一定程度上有影响。”

“哦,那帮我找一下凉性的草药,JARVIS,这个怎么用,干吃吗?”

“Dr.Banner有煎药的工具,Mr.Rogers。”


5、

“JARVIS,帮我整理实验报告,我要休息,休息一下……队长!你…你……你在干什么!”

“Dr.Banner,您的草药在Mr.Rogers的体温改善问题上起到微量作用,所以Mr.Rogers擅自将超过47种凉性草药一次性煎服。”

“天呐,那是药,不是草啊……队长?Steve?你还好吗?我去找托尼……”

“不,等等,别去,我…我……没事,厕所就行,厕所。”

“哦哦哦!JARVIS!快开门!”


6

Steve便如闪电般飞驰。眼看到了卫生间的走廊,谁知一拐角撞到了Thor的怀里。

“哦!吾友,Clint方才跟吾说了汝的问题,吾想吾弟有些寒冰魔法可能帮得上忙。”

“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

史蒂夫侧身绕过Thor,他没时间管Thor在说什么。迈开长腿直奔厕所,刚跑没几步,前方又闪出了一个人影。

通往厕所的道路总是一波三折,史蒂夫如是想到。

“甜心,这么着急干什么去?”

“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不了……

甩过身后,终于到达厕所史蒂夫长舒了一口气,他提醒着自己再也不要乱吃草了。爬出卫生间时他还想着按计划进行,谁知一开门就遇上了架着胳膊等候多时的托尼。

“嗨…托尼。”

“你怎么了?回答我。”

“不,我很好。”

“我可以问Jar。”

“这个…就是……Clint……我……冰激凌,然后……”

“我说呢!原来是肥啾搞得鬼!JARVIS,给我定点小菊花,咱们来给肥啾的箭头升升级。”

看着得意洋洋的托尼转身离开,史蒂夫虽然觉得挺对不起Clint的,但还是他决定牺牲一下队友利益。


7、

“听说你最近在找降温的办法,来,这有个格陵兰的任务,冰天雪地,好好降温。”

“你怎么知道?”

史蒂夫接过弗瑞的任务单,满脸疑惑。

弗瑞微微一笑,脑门放出精明的光。

“你把事情告诉了你不该告诉的人。”

Nat在一旁扶额说道。

去领装备的路上,史蒂夫收到了神盾上下无数善意的目光。

史蒂夫突然觉得之前那波Clint卖得值,该卖,还卖便宜了。


8、

一个星期回来后的史蒂夫,不但没能降下体温,还成功将体温升到新高度,他发烧了。

JARVIS总结——过量冷饮,乱服药物,尚未痊愈又身至极端气候。

得知真相的托尼决定肥啾未来一个月的箭头只有小菊花和皮搋子,Bruce必须和他一起执行史蒂夫规定的作息时间,今年斯塔克工业给神盾的赞助减少20%。

高温压垮了Steve,现在躺在床上的人脑袋烧得嗡嗡作响,睁不开眼睛看不清东西,鼻水堵塞了鼻腔,喉咙时疼时痒,四肢无力,任务时受伤的地方疼得更厉害了。

生病中的人总会多愁善感,托尼刚走开一会,史蒂夫开始胡思乱想,他想现在的自己托尼也许不会再喜欢了吧,又丑又弱,没用还热,托尼会嫌他麻烦,会不要他。托尼那么好,分分钟就会有新的人去追求他,托尼会答应他,会离开我这个病秧子,但我不会怪托尼的,他值得更好的。

高温将泪点烧得很低,眼泪控制不住堆积,但抢先涌出的是鼻水,史蒂夫伸出一只手胡乱的摸索着卫生纸,失手将水杯打翻在地面,玻璃碎了一地。

听到声响的托尼冲了进来,看着门口熟悉而模糊的身影,史蒂夫终于控制不住掩面大哭起来,鼻水和眼泪流到一起,这下托尼真的该不要他了。

下一秒,他却回到了那温暖的怀抱里,没有诀别,没有失望,没有嫌弃,甚至没有一丝犹豫。心跳透过胸膛同温度一并传来,尖锐的耳鸣难得渐渐平静。

托尼抱着他轻轻摇晃,一下下抚着他的后背,不厌其烦重复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就像小时妈妈那样。

“史蒂夫……史蒂夫……没事的……告诉我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刚才水杯没伤到你吧……没事了,你到家了……别害怕,我陪着你,不哭……不哭……”

这是托尼,他的托尼。在爱人的安抚下,史蒂夫将这些年来吃下去的泪全部吐出,他从来没有哭得这样痛快,托尼就这样静静陪着他,美国队长不被允许这样哭泣,但史蒂夫·罗杰斯只是个普通人,在托尼面前他只是个普通人。

不知道他们这样保持了多久,直到史蒂夫哭够了,抽泣声小了,托尼才插话。

“史蒂夫,还好吗?”

“嗯。”

病痛和哭泣使他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告诉我,你最近怎么了,从你出任务之前开始。”

“我这是……嗝……我……”

“慢点说,来,喝点水。”

“没事,托尼,你觉得……我热吗?”

“你辣爆了,亲爱的。”

“不是这个,是你之前嫌…嫌弃我热……不……不……不让我……我……碰……”

“嘿嘿嘿,别着急,慢慢来,缓口气,还有,听着小伙子,我可从来没有嫌弃过你,任何一方面都没有,你那么完美……我还担心自己配不上你呢,我都这么老了,你还很年轻……”

“托尼!你很好!”

“好好好,别那么大声,你知道你现在的嗓音有多糟糕吗,注意这可不是嫌弃,这是想保护你。那么现在想喝点水了么?”

“不要,让我多抱会。”

“好,后半生都给你抱,抱到死,抱个够。”

“死了也抱。”

“嗯,死了也抱。”





【彩蛋】

1、

“史蒂夫你抱够了么,我坐麻了。”

“不要,我流鼻涕了,会拔丝。”


2、

“来托尼,吃药。”

“都怪哩,偶也感冒惹。”

“托尼!你干嘛啊!别蹭了,小心药。”

“鼻嘻还给哩。”


3、

“JARVIS,我那瓶珍藏版红酒呢?一直没舍得喝的那一瓶。”

“Sir,您的酒已经被Mr.Rogers当护肤品用光了。”

“???”








end。

评论(16)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