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的小药丸

all铁,主盾铁,初心盾铁,本命盾铁,算了你就当我是盾铁吧(哭笑不得.jpg)

【盾铁】他是一条不一般的龙(1)

☞CP:盾铁
☞新生文手,幼稚园文笔(跪)
☞旋转跳跃附带托马斯全旋式OOC(跪×2)
☞我爱他们一辈子,盾铁女孩永不死!







传统的勇者与龙,不多做解释。好梗×辣鸡文笔产物。流水账预警。






1、

史蒂夫出生于布鲁克林山脚下的小村庄。


说来也是神奇,他出生那天多日阴雨的小村突然晴空朗朗万里骄阳,白鸽落满史蒂夫家的小石院,连满山的花也开的姹紫嫣红。


一个路过流浪诗人说这是伟大勇者降生的预兆。


默默无闻的小山村瞬间沸腾起来。


如果出现一名勇者可是大事情。要知道在这个勇者未尊的世界,一名伟大勇者不但可以给村庄带来不尽的财富和名望,更重要的是参观勇者故居的外乡人眼中羡慕的光,这足以让每个村民都挺直腰杆,仿佛就是在说“看!我和勇者可是老相识!”。


理所当然的,史蒂夫家挤满了前来拜访的村民,他们挤在小小的木质婴儿床边,都忍不住想起伸手摸摸咱们未来的大勇士,又生怕摸坏个胳膊坏个腿让自己的美梦破灭。他们带来的礼物乱七八糟塞了一大堆,险些没地方放,还有人拎来了泥桶和石块说要帮勇者扩建房子。


要是还能娶到一位公主就能引来皇族,咱们的小村发展出一个大城镇就指日可待啦!刚送去史蒂夫家一套高级的贵族服回来,村长老头搓着自己的糟胡子下巴贼嘻嘻想到,不一会睡着在破摇椅上还嘿嘿淌着口水。


那时史蒂夫才出生三天。




大家似乎认定了史蒂夫就是勇者。


从他记事起,史蒂夫的生活就被数不清的期望和嘱咐压着,甚至五岁那年就有村民带着自家女儿上门提亲。村民们对他是伟大勇者的预言坚定无比,纵使他体弱多病甚至比同龄人还要瘦小一圈,但也并未阻挡那些越来越不切实际的幻想。这让史蒂夫很苦恼,除了嘘长问短的村民,村里的小伙伴又敬又畏的样子也弄的史蒂夫不舒服。但他清楚——
这是个被贫困笼罩的山村,大家需要一个能扛起一切的希望。


说实话,史蒂夫不像别的孩子,他不想当什么勇者,也不需要大家的恭维,对战胜恶龙营救公主什么的更是一点不感兴趣。好友巴基认为史蒂夫是不知足。唉,史蒂夫摇摇头,做梦都想当勇者的孩子当然这么想。


史蒂夫喜欢画画,他喜欢在每个明朗的午后端着母亲做得小甜饼和牛奶来到后院的树荫下,听着蝉鸣数着排队上树的蚂蚁小队,灵动而又慵懒的猫咪从莫名其妙的角落跳出又消失,说起来村里有一只好看的绿瞳黑猫总喜欢欺负那只超大的金毛,但它们还是天天黏在一起,感情那么好。史蒂夫可以就这样抱着自己的小画板待上一整天。


勇者从来不是他的梦想,他喜欢看漂亮的东西,喜欢遇见可爱的事,他喜欢安静祥和的时光,史蒂夫的梦想是一个画家。看世界上最美的风景,画最美的画。


对于这个村来讲,那可是个很奢侈的梦想了,严格来说,在这里所有梦想都很奢侈。


好在母亲是支持他的,父亲也随了母亲意愿,顺便拒绝了大多数村民“为了让史蒂夫成为更好勇者”的好意,包括中武器、培训班和童养媳等等。罗杰斯夫妇大概是村庄里唯一不相信勇者预言的人了,他们完全将决定权交到了史蒂夫的手中,让他选择自己的人生。


那是史蒂夫人生中最好的时光之一。


还记得过去千百年来的勇者传说吗?


勇者的命运轨迹是不同与常人的。所以关于史蒂夫,先不论他走个邻居都会误打误撞抓到小偷,去个森林总是遇上那么几只珍奇的矮人精灵独角兽,摔个跟头捡到S级神器什么的,就拿前段时间巴基失踪说话,全村的大人都去找愣是没找到,史蒂夫刚进森林没多久就听到呼救声,随便走两步就找到困在补兽坑里一整天的巴基。村长老头当场就办了表彰会。


好景不长,你知道的,勇者少不了前生总是充满曲折悲惨,史蒂夫当然没能例外。


父亲早逝,母亲也在十三岁那年驾鹤西去。


他们走到很平静,就像是早知道他们本该如此。也许是因为自己。史蒂夫觉得此时的勇者预言更像是一种诅咒,会带走身边每一个爱他的和他爱的人。


母亲的葬礼结束没多久,史蒂夫就决定离开村庄,他将自家的小石院托付给巴恩斯夫妇照看,然后带上为数不多的行李和大家的希望到大城镇去学习当一个真正的勇者。如果上帝真的想让他当一名勇者,他去便是了,没必要连累身边的人。


天生想做勇者的巴基没放过这个机会,兴致勃勃的跟史蒂夫一起去了。


不知不觉中,十年了,白驹过隙般的,时间稍纵即逝,在这期间男孩们都长成了真正的男人。


这个变化在史蒂夫身上尤其明显,不单从他的体型上说。很多怀着勇者梦想的少年此时可能才刚刚结束学徒生涯,拿着剑盾踏入真正的世界,就像巴基,他前两天刚去驻守城北黑森林的骑士团里当着一个普通的菜鸟兵。这不是属于史蒂夫的命运,注定成为勇者的他早已完成所有等级考核,战胜王国内的所有勇者。


十年时间,他经历磨难与历练,涉足深山和蛮荒,他跌倒再爬起,像过往的每一位勇者,最后立足于世界顶端,接受鲜花和掌声。现在的他距离勇者的终极目标还剩最后一步——打败恶龙。


接受完国王的嘉奖,史蒂夫骑上金鬃的白马,举着利刃和偶然得到的那块红蓝盾牌,在众多平凡人羡慕的目光中向着那个最强龙窟进发了。


纵马飞驰的路上,沿途的风景在颠簸中糊做一片,不知道他跑了多久,疲惫使史蒂夫恍惚了,他记得他跑离了人群跑离了城市,跨过草原趟过河流,最后兜了个圈子好像又窜回儿时那片山林,胯下的独角兽在林间轻跃,带他奔向那个面包飘香的小石院,树叶轻划过他的脸颊,小小的史蒂夫笑着,想着那块小画板还在树下斑驳光影中静静等待。


史蒂夫是个固执的人,即使经历如此之多,但那个小小的念想一直蜷缩在心匣角落。






2、

他翻过最高的山游过最深的河,披荆斩棘最终站到这里——
最强龙窟。


顾名思义,世界上最强的龙居住的山洞。


史蒂夫总觉得刚才在洞口看到的金色龙蜥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想来自己小时候没少见过神兽鬼怪,也就没继续深究。


放眼四周,这就是传说中的最强龙窟?为什么干净的连老鼠的没有?喷火的恶龙在哪里?它把一口能吞掉人的身体藏到哪里去了?洞穴干净的像一个几何切面,碎石中一个突兀的断层。一切都方方正正却在莫名的边角摆上怪异的线条,并不缺乏美感,倒是像极了……额……就是前几天城西学士城的Bruce给他说的那个……后现代主义!


看来是个很前卫的龙,史蒂夫不太懂这个,也许有空会再去了解,但他至少知道这不像是一个战斗的地方。


还未待他仔细盘查,洞口传来巨大的翅膀拍打声打断了思绪,但听起来不像是龙,羽质感要更强……


下一秒灰尘笼罩住史蒂夫,烟尘散去,一个背着空箭筒的鸟人落在史蒂夫左后几步远方向,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走过来。


“勇者啊!……来找托尼?”

史蒂夫从来不知道鸟人还有需要带墨镜的,他们明明是视力极佳的物种,他蹙着眉审视对方。


见史蒂夫没有回应,鸟人随意摆摆手,从史蒂夫身边晃了过去。顺着他,史蒂夫才发现洞穴深处有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通道,也就一个人大小。鸟人闪了进去,史蒂夫见状也快步跟上。


通道狭小而黑暗,只有在尽头的发现露出一丝光亮,史蒂夫不敢贸然前进,只是警惕跟在鸟人身后不远。前面的家伙没有反感勇者的不请自来,还是那个轻松的姿态,他的轮廓在史蒂夫面前一晃一晃,驾轻就熟的快步走去,伸手推开挡在光线前的遮挡物,突然强烈的光让史蒂夫的眼失了焦,通道的尽头原来是扇门。


待画面再次清晰时,已经不见鸟人的踪影,应该是进去了,那家伙还贴心的给勇者留了个缝。


史蒂夫来到门前,眼睛适应之后里面发出的光线柔和了许多,他借着微光看清楚了着精致的木门,缝隙里露出的部分家具也是异样的华丽,史蒂夫不禁咽了咽口水,不太确定般回头看了一眼。复杂的雕花让他感觉自己来到了公主的闺房,他的捋平被风吹乱的碎发,踏正靴子,还蹭了蹭脸,像是要去见心爱的姑娘(别问他为什么想到这种形容,巴基每次去约会前就是这么做的)。


不对,自己是来打恶龙又不是来相亲,弄这么规整干嘛。即将碰到门把的手停住半空。史蒂夫决定先理理心绪端正态度才能打龙,他静静站在那里开始腹式呼吸(Bruce教的,听说对调节情绪很有帮助),这可不代表对方愿意放过他,那门内泛着淡淡微黄的光,一丝一丝的刻画出细节,掺杂传统皇室熏香的空气缓缓萦绕而来。


哦……天呐,皇室熏香……史蒂夫叹了口气,这让他想起那次被国王撮合的经历,莎伦是位很漂亮的公主,但那绝对是史蒂夫最不想回忆的事之一,无意冒犯,他真的不太会和人打交道,尤其是女孩子,一直都是。


莫名其妙闯入别人的家不好吧?还是这种非常正式的房子……对方会不会不方便?我是不是该换个时间……


那么多人喜欢他完全是勇者加成而已。现在只是站在门口,史蒂夫就已经觉得自己舌头在打结了。


冷静冷静,我是来打恶龙的!恶龙是公的!没有绑架少女的记录!重复一边!恶龙是公的!没有绑架少女的记录。


最终史蒂夫还是没忍住抻平衣角扶正盾牌才走进去。




推门而入后,史蒂夫瞪大了眼睛感慨巢穴背后的的别有洞天。


这里面简直就是一个皇家宫殿!


除了所有窗户的彩色玻璃都被发光宝石所代替,和真品别无二差。


别怀疑,史蒂夫被国王召见那几天,可是仔仔细细的观察过皇宫。


史蒂夫简单逛了逛,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是,还记得吗?史蒂夫喜欢漂亮的东西。


一圈下来后,史蒂夫有了个发现,这里的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很陈旧了,尽管被打扫的很干净。一些有确切日期的物品都将时间指向原历467年,也就是大概三百年前。


467年……


这个数字史蒂夫有些熟悉,那一年好像发生了什么震惊世界的大事。史蒂夫思来想去还是没有结果。请原谅他,教历史的大胖子讲课实在太催眠了,史蒂夫也没能抗住。


从思绪中走出的史蒂夫才想起自己此行的最初目的,随后意识到这里没有龙,连刚才进来的鸟人有没有。


回到木门边,史蒂夫才发现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右手旁,空空荡荡的地方,其实一直有条非常规整的走廊。


走廊的装修是渐变的,从富丽堂皇的皇室风逐渐过渡到与在外面龙窟相同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唯一不变的是宽敞明亮和干净整洁。


除了走廊尽头的房间外,一路上还有许多房门,史蒂夫没有一一进去翻找,他此行的目的只是打败恶龙,不敛财,不集宝。至于为什么他认为恶龙一定在尽头的房间,非常简单,因为只有那个房间的入口满足一条龙的体型,而且他听到了刚才那个鸟人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还在同另一个声音交流。


随着距离减短,皇室熏香的气味也渐渐被咖啡和机油味代替。一些零碎的机械组件散落在各处,交谈的声音也情绪起来。


“托尼……外面一个勇者还在等你呢……”


“打发他走,我今天不上班。”


“说的跟你哪天上班一样。”


“要金币就给他金币,要名誉让他上对面山头。”


“唉……你这龙当的,行了不说这个了,我的箭头什么时候能改好?”


“别急,稍安勿躁,简单的要死,一会就好……”


随后两个声音的主题越跑越远,压根没了自己的关系,所谓的最强恶龙?这个样子?


史蒂夫有点生气,这是对一位勇士的不尊重!他握紧了腰间的剑,红蓝盾也架上胳膊,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三、二、一,猛的冲进去,站定位置大喊:


“王国最强勇士史蒂夫·罗杰斯,前来挑战!”


除了依旧漫不经心的鸟人坐在桌面上晃荡腿。宽敞的大厅中央架着一个未完成的钢铁巨龙。哪有什么恶龙的影。


史蒂夫陷入疑惑的同时,一个小小身影在钢铁巨龙身后露出半个脑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史蒂夫强压住心头的悸动——这是多么好看的一双眼啊!


随着身影移动出阴影,一点点靠近,史蒂夫的悸动随之加剧——


那是一个小个子流着精致胡子的男人,只穿了一件宽松酒红色的睡衣,腰间的系带有没有系,男人算是完全裸露的状态。蓬松的咖啡色卷发,小麦色的肤色,光洁的皮肤,流畅的肌肉线条。虽然心口镶嵌了一个有奇怪花纹的宝石,恰恰是那莹蓝的冷色反差将完美推到极致。简直就是艺术品!


太美了……


距离到了一定程度,史蒂夫有了新的发现,不由得让他变得恐慌。那人脸侧覆盖着细腻的半透明鳞片,焦糖色大眼的瞳孔是竖直细线,额头凸起两只精致的长角,以及身后那条随着动作不停摇晃的赤红尾巴都在告诉他:


“你是龙人!”






tbc.

评论(6)

热度(47)